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龙舌兰酒、土地和自由——墨西哥内战群英录(三)

2023-01-07 20:17:16 1900

摘要:九·战略大决战与农民军的败退护宪派政府从全国四处所控制的范围内抽调集结军队,占领了首都附近的要地帕丘卡—德索托地区(Pachuca de Soto)和托卢卡地区(Toluca),将萨帕塔和庞丘·维拉在墨西哥城的农民军与其他州隔开,使农民军孤...

九·战略大决战与农民军的败退

护宪派政府从全国四处所控制的范围内抽调集结军队,占领了首都附近的要地帕丘卡—德索托地区(Pachuca de Soto)和托卢卡地区(Toluca),将萨帕塔和庞丘·维拉在墨西哥城的农民军与其他州隔开,使农民军孤立无援和首都缺医少粮。同时,由于卡朗萨政府业已颁布土地改革法令,农民军士兵们认为苦苦追求土地即将得到,于是开始纷纷离开队伍回到家乡。对此,萨帕塔和维拉没有强留。


1914年底,庞丘·维拉正在率领他的北方师行进


1915年1月16日,古特雷斯辞去总统职位,率临时政府成员逃出首都投降卡朗萨护宪军。在首都无人执政的情况下,萨帕塔和维拉仍然坚持自己没有受过足够多的教育所以不能当总统,又一次放弃了革命的主导权。由于农民军长期被围困在墨西哥城,得不到足够多的弹药乃至粮食供给,担心就此被护宪军切断与根据地的联系。在经过反复考虑与商讨后,二人决定率部战略撤出首都,从包围圈中撕开一条路,回到农民军的大本营马德雷山区腹地继续进行游击战争。


1915年1月底,庞丘·维拉率领北方师先撤出墨西哥城向北挺进,准备回到北方师大本营奇瓦瓦州整顿,再南下消灭首都北方的护宪军。2月,萨帕塔也率领南方解放军撤离墨西哥城,返回莫雷洛斯州的根据地进行补给。暨月,卡朗萨和奥夫雷贡便率护宪军回到首都。护宪军回到首都后,受到了资产阶级和部分工人阶级的拥护,在短暂的休整过后,卡朗萨开始将无政府工团主义者组织起来,予其名曰“工人赤卫队”。从3月底开始,卡朗萨开始陆续派出工人赤卫队前往首都附近协助护宪军与农民军对抗。


1915年3月27日的全国形势,护宪军已进占墨西哥城


4月初,维拉的北方师攻占了瓜纳华托州(Estado de Guanajuato)的第三大城市塞拉亚(Zelaya),稍加整顿后便准备前往进占克雷塔罗州首府克雷塔罗—圣地亚哥(Querétaro de Santiago)。北方师出城后即于6日遭遇到布设在城外的,由奥夫雷贡率领的大股工人赤卫队武装,塞拉亚战役就此拉开。此次战役中,双方共投入高达4万多的兵力,其中农民军18000多人,工人赤卫队22000余人。


庞丘·维拉仍然依靠自己的“传统艺能”,让从美国和法国进口的火炮和榴弹炮先集中射击工人赤卫队的阵线,然后让骑兵集中冲锋,试图突破防线。虽然在塞拉亚战役中失去了半截右臂,但奥夫雷贡仍然不失为一位聪明的将领,此战中他借鉴了当时欧洲一战刚刚出现的军事技术,按照西线战壕战的模式修建战壕。他在墨西哥乃至整个拉丁美洲第一次使用了铁丝网作为阻挡北方师骑兵冲锋的障碍,同时他还是拉丁美洲第一位使用机枪掩体和电网的将领。于是,不熟悉一战战术的维拉的北北方师,骑兵无法突破工人赤卫队的战线,步兵在火炮和机枪的火力下损失惨重。经过四次残酷的战斗,工人武装于15日击败农民军,维拉被迫率残部退入瓜纳华托州和哈利斯科州边界的深山中,北方师的实力大大被削弱。击败北方师后,卡朗萨将部分工人赤卫队与原有的护宪军混编整合,一起交予另一位幕僚冈萨雷斯(Manuel GonzálezLópez,不是庞丘·维拉1911年在奇瓦瓦州认识的思想家冈萨雷斯)指挥,接着在5月又将这支部队派往首都以南的莫雷洛斯地区围剿萨帕塔的南方解放军。

与农民军作战时,护宪军装备的装甲车,由Mac Saurer军用卡车的基础上改进而来


1915年7月,作为卡朗萨政府军事总指挥的奥夫雷贡再度率军北上,打算一举消灭北方师,双方在阿瓜斯卡连特斯~哈利斯科州和萨卡特卡斯州的交界地带爆发了激战。奥夫雷贡在占领区雷厉风行,立即着手推行反教权主义法和劳工保障法。事实证明,奥夫雷贡的种种作战手段在击败北方师的过程中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到8月中旬,奥夫雷贡已击败北方师主力,维拉再也无力主动发起大规模攻势。


另一款装甲车,参考了美军“杰弗里”装甲车的设计,从侧面车身文字可以看出它属于护宪军的萨拉戈萨方面旅


北方师使用的法国圣沙蒙75mm口径野战炮,右侧是火炮前车,马匹拖曳火炮时,在火炮与马匹之间可减轻牵引杆对马匹的压力,火炮前车同时也充当弹药车


庞丘·维拉在展示与护宪军作战时缴获的枪支弹药,他本人扶着最有价值的战利品——哈奇开斯M1914版7.9mm口径重机枪(Hotchkiss Mle 1914)


南方解放军使用的由墨西哥城中央军工厂生产的一门哈奇开斯37mm口径自动火炮


到1915年底,萨帕塔和庞丘·维拉的农民军已经被彻底赶出墨西哥城及周围核心地带,失去了掌控国家政权的可能性;而卡朗萨和奥夫雷贡的护护宪军与工人武装则站稳了脚跟,占领并牢牢控制住了首都地带。在家乡作战的南方解放军虽然扮演者保卫平民百姓的角色,然而到了1916年,凭借着人力物力的优势的冈萨雷斯最终还是将萨帕塔逼入并包围在了山区,使其不得不进入零散游击战状态。至此墨西哥内战的第四阶段结束,农民军势力对护宪派已构不成大的威胁。


由卡朗萨之侄阿尔伯托·萨利纳斯·卡朗萨(Alberto Salinas Carranza,右下者)设计的萨利纳斯坦克。车头的舱口安装了一门哈奇开斯37mm口径五管机炮,这是世界上唯一采用此炮的坦克。坦克两侧还有突出的机枪座,由于仍正在建造之中,并没有安装履带。可以看出萨利纳斯坦克的设计理念明显受到英国菱形坦克的影响


1915年12月27日的全国形势,可见护宪派势力已经基本上控制全国,农民军势力遭到了彻底的分割包围


十·制宪会议的召开与《墨西哥合众国宪法》的颁布

资产阶级自由派政府虽然在军事上取得了对农民军势力的成功,然而由于墨西哥的社会制度与经济结构尚处于从迪亚斯时代开始转变的阶段,且卡朗萨政府业已颁布的法令,无论是“瓜达卢佩计划”修改令,抑或是土地法和反帝法,都仅仅不过是适用于护宪军占领区的非全国性成文法。护宪派政府为求进一步站稳脚跟掌控政权并标榜自身的正统性与合法性,亟待解决的便是宪法问题。旧有的1857年胡亚雷斯宪法虽然也代表了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意志,但是此时毕竟距颁布已经过去了60年的时间,许多政治经济社会形势与旧时已发生了很大变化,于是新宪法的制订就此提上了日程。


1916年9月14日,卡朗萨第三次发布了“瓜达卢佩计划”修改令,12月,在卡朗萨、奥夫雷贡和另一位宪政派官僚代表卡列斯(PlutarcoEliasCalles)的推动下,墨西哥全国制宪大会定在克雷塔罗州首府克雷塔罗市召开。11月21日起,制宪代表们召开了为期十天的准备会议,主要讨论了主持、引导和协调会议各项议程。到11月31日,大会最终确认了参会代表的合法性,并选举出自由派成员路易斯·曼努埃尔·罗哈斯(LuisManuelRojas)为制宪会议主席。


12月1日,制宪会议正式召开,卡朗萨先做了一系列发言,先对墨西哥的政治经济形势做出分析并解释他的宪法草案,随后又指出了1857年宪法的局限性,认为旧宪法对公民个人权利的保障并不够充分,原因在于联邦制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原则的滥用。最后他说道:“1857年宪法所宣布的一些原则并没有被真正的实践,为了满足最广大墨西哥人民的利益,迅速而又及时的给墨西哥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制宪大会经过探讨后所总结出的政治准则必须简要而实用。”


一共有218位制宪代表参加了会议,其中以教师、律师、医生、工程师和科研人员等中产阶级知识分子为主,但也不乏工人和农民的身影。会议代表总共分为三个阵营:以卡朗萨为首的自由派(卡朗萨虽名为自由派领导人,但实际上并没有参加宪法制订),此派代表多为地方精英和城市知识分子,主张新宪法应该在1857年宪法的基础上进行适当修改;激进派的领导人是奥夫雷贡,此派代表多为加利福尼亚湾和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军官团体,强调应该对政府进行中央集权化改造并实行宏观调控和民主改革;独立派领导人是接受马德罗思想的曼努埃尔·迭戈(Manuel Diego),认为应沿袭马德罗政府时期的政策。制宪过程中,独立派逐渐成为自由派和激进派的拉拢对象。


制宪代表职业分布。可见除律师、医生、工程师和教师等知识分子外,军人也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故宪法很大程度上也体现了激进军人的意志


制宪代表年龄分布。与迪亚斯时期老式、专制的贵族型“养老院”内阁(28人中有6人年过70,3人年过80)不同,会议代表呈年轻化,绝大多数不超过50岁


经过长达62天的辩论、商讨与协调,三个阵营最终达成了共识——新宪法的内容主要应该在旧宪法的基础上增加四大改革内容:土地改革法、反教权主义法、反外资垄断法和劳工保障改革法。随着宪法第27条土地改革法案的讨论结束,1917年1月31日下午,克雷塔罗制宪大会宣告结束。制宪代表们在国旗和总统面前宣誓效忠新宪法,作为大会主席的罗哈斯做了总结演讲并向临时总统卡朗萨提交了新宪法的最终法案。1917年2月5日,也就是1857年胡亚雷斯宪法颁布的60周年纪念日,卡朗萨正式颁布了新宪法,并宣布于5月1日正式施行。至此,执行百年至今的《墨西哥合众国宪法》正式形成。


十一·1917年宪法的内容与价值

在土地所有权问题上,与当时拉丁美洲其它国家普遍接受《人权宣言》的原则不同的是,1917年墨西哥宪法没有停留在国家拥有土地这一原则性的确认上,而是结合当时土地占有不均的状况,对土地产权的定义做出了全新的解释——到20世纪初,墨西哥人在“土地和自由”的号召下,不再满足于“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口号。宪法规定“国家领土边界以内的土地和水源为国家所拥有,国家过去和现在均有权将其所有权转让给个人,成为私人财产。”除此之外,新宪法还明确规定了实行土改的细则:“为公平分配公共财富,将颁布必要措施以分割大庄园的土地,没有土地和水源或土地和水源不足的村镇、村庄和公社,国家有权从临近地产中取得土地和水源分配给它们。”宪法宣布了国家对土地等资源拥有最高所有权,这无疑褪去了在存在几百年之久的大地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外衣,打破了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桎梏,不仅是资产阶级发展资本主义的诉求和愿望,也是广大农民摆脱大庄园封建剥削的意志和要求。这些反封建主义条款反映了资产阶级的意志,为历届政府深化进行土地改革提供了法律依据。


1917年宪法规定:“政府可对教会进行法律规定的干预:不准教士在礼拜或传教仪式上批评国家法律,批评地方当局或笼统地批评政府;教士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也没有为政治目的而结社的权利。”、“教会不得具有获得或拥有经营不动产的资格;也不得拥有向不动产投入资本的资格”、“世俗教育应完全不受任何宗教教义的影响;禁止教会建立初级教育机构;禁止教士在学校任教;公立学校的初等教育应该免费”。新宪法以立法的形式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将天主教会孤立,对教会做出全面和细致的规定,撼动了教会的特殊地位,具有强烈的反教权主义色彩。宪法确立了国家的主导地位,把无知迷信的底层民众从宗教教条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为墨西哥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国家的社会文化改革及民族性的塑造奠定了基础。


反映墨西哥全国制宪会议召开和1917年宪法制订的漫画,正中者为卡朗萨


新宪法还规定“金属矿物,煤炭、石油和所有固态、液态或气态的碳氢化合物直接所有权归属国家。”宪法确认国家对上述资源的直接所有权必须是“在墨西哥出生或者加入墨西哥国籍的人或法人”。宪法竭力消除了外国资本对墨西哥经济命脉的控制,沉重地打击了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在墨西哥的势力。这些条文反映了墨西哥百姓维护国家主权的意志,成为政府对外企实行国有化的强大武器。


新宪法还对工人的工时、工资、工会和罢工等方面的权利作了明文规定,这些条文是旧宪法所不曾有的。这对刚刚掌权的护宪派来说,确认这些原则的基本出发点是调和日趋紧张的劳资矛盾,巩固新生政权。卡朗萨政府承认这些原则为以后墨西哥工会工团势力成长壮大,为工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不断争取自己生活状况和社会地位的好转创造了条件。


2017年,1917年墨西哥宪法颁布100周年100比索纪念钞。钞票正面展示的是宪法颁布时的场景;背面展示的是全体制宪议员起立、宣誓效忠宪法的场景


《墨西哥合众国宪法》是墨西哥人反封建主义和反外资入侵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成果,是当时拉丁美洲最激进的宪法,使国家政权从考迪罗手中转到民族资产阶级手中,从而为巩固墨西哥民族主权和发展资本主义创造了有利条件。宪法是多方面错综复杂的力量共同促成的,是宪法派为巩固既得成果所颁布的一部超前的国家大法,反映了民众实现国家安定共同诉求,体现了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制宪代表对未来的美好愿景。这部宪法不仅是墨西哥人反帝反封建的标志性成果,也是拉丁美洲民族主义运动和世界民主化浪潮的重要成果之一。


十二·护宪派内部的分野斗争与奥夫雷贡起义

在新宪法颁布后,卡朗萨的名誉和声望终于达到了巅峰。1917年5月,他正式就任墨西哥总统。但是,在进步宪法颁布与施行的背后,仍然暗流涌动。在大权在握之后,卡朗萨也不例外的萌发出想当独裁者的想法——他很快认为工人阶层已经失去利用价值,开始对他们采取强硬政策,甚至派心腹暗杀与他针锋相对的工人领袖。这一切乱象都表明,卡朗萨没有使墨西哥维持长久治安的能力,国家社会的形势虽然逐渐稳定,但是仍然存在着很大的动荡可能性。


1982年版墨西哥100比索上的卡朗萨


作为墨西哥革命核心人物之一的奥夫雷贡是卡朗萨发动反韦尔塔政权起义时的左膀右臂;在卡朗萨推翻击败韦尔塔军队推翻复辟政权的过程中,奥夫雷贡是最受卡朗萨信任的智囊与将军之一;在对抗北方师领袖庞丘·维拉的战斗中,奥夫雷贡在被炸掉半截右臂后仍然坚持击败了农民军;在卡朗萨颁布《墨西哥合众国宪法》的过程中,通过奥夫雷贡的干预,这一宪法才得以顺利通过,保证了墨西哥民主革命成果的合法性。卡朗萨当选墨西哥总统后,奥夫雷贡被任命为内阁大臣兼战争部长,成功协助卡朗萨稳定新政权。


然而到了1919年,卡兰萨为了彻底除掉农民起义军对政权的威胁,下令让部将曼努埃尔·冈萨雷斯用计暗杀南方解放军首领萨帕塔。奥夫雷贡得知这一暗杀计划后极力劝阻,因为他认为萨帕塔也是民主革命的大功臣之一,既然萨帕塔已经在老家偏安一隅、对卡朗萨构不成威胁了,就没必要对他下死手。


但卡朗萨心意已定,派瓜哈尔多上校(JaneiroGuajardo)假意与萨帕塔联系,佯言要把自己的队伍拉到农民军方面来投诚。瓜哈尔多甚至使用了苦肉计向政府军进行一次佯攻,并把俘虏一并处决以示“诚意”。然后他建议萨帕塔与其在偏僻的奇纳梅卡种植园密谈。在莫雷洛斯山中坚持游击斗争、处境越来越艰难的萨帕塔急于扩大力量,摆脱被动局面,对瓜哈尔多缺乏了应有的警惕和防备。4月10日早晨,萨帕塔带着一小队近卫兵到达奇纳梅卡种植园大门时,遭到冈萨雷斯军队的伏击,经过激烈战斗后不幸中弹牺牲。萨帕塔被杀后,奥夫雷贡大为悲愤,从此以后便决定与卡朗萨分道扬镳。


萨帕塔遭伏击后牺牲


按照新宪法的规定,1920年是墨西哥总统大选的年份,且根据宪法条文,卡朗萨没有连选连任的权力,因此不能参加这一年的大选。但他也没有放弃权力的打算,为了继续控制国家政权,他决定支持一个不知名的外交官彭尼拉斯(JoséPennilas)当他的傀儡总统。奥夫雷贡作为卡朗萨的开国功臣,在墨西哥乃至整个美洲都享有极高的声望,是实至名归的最佳总统候选人。卡朗萨将总统位置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政客,大大激怒了为卡朗萨政权出生入死、失去了右臂的奥夫雷贡。于是1919年末,奥夫雷贡在没有通知卡朗萨的情况下宣布自己将参加次年的总统大选。奥夫雷贡的突然宣布参选吓坏了卡朗萨,因为以他的名誉与声望,当选墨西哥总统已经是铁板钉钉之事。为了保证自己对政局的操控不受奥夫雷贡的威胁,卡朗萨决定给奥夫雷贡罗织罪状,先将他置于死地。


1919年11月,卡朗萨命令一位青年军官向墨西哥军部举报奥夫雷贡准备谋反,试图发动军事政变推翻现政府。尽管没有人相信这一指控是真实的,军部还是下达了立即逮捕奥夫雷贡的命令。好在负责执行抓捕任务的军官认识奥夫雷贡并对他怀有敬意,他提前知会了奥夫雷贡卡朗萨的秘密逮捕令,让奥夫雷贡在军部人员搜到他以前伪装成铁路工人,一路潜逃出城。由于被卡朗萨政府四处通缉,奥夫雷贡时刻面临着生命危险,根本没法参加1920年的大选。于是,在卡朗萨的操纵下,彭尼拉斯顺利成为得票数最高的总统候选人。


在经历数月的逃亡生活后,奥夫雷贡终于与其支持者卡列斯和阿道夫·德拉韦尔塔(AdolfodelaHuerta)一起秘密策划了推翻卡朗萨政权的行动。1920年4月9日,奥夫雷贡起兵反抗卡朗萨政府,在他曾经的护宪军盟友与被暗杀的萨帕塔的南方解放军残余势力的支持下,5月8日卡朗萨与其傀儡总统彭尼拉斯的政权被推翻,奥夫雷贡众望所归,成为了墨西哥的新一任总统。(未完待续)


1920年5月5日,奥夫雷贡即将推翻卡朗萨政权时的全国形势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